【扑克反水】​六人桌常规局典型牌例100手-3

六人桌常规局典型牌例100手-3

 

​六人桌常规局典型牌例100手-3

 

这并非一手简单的牌局。本书中这手牌的分析难度将大大增加。系好安全带,准备迎接本书最复杂的分析之一。

 

这不是一个满意的翻前局面,没有哪个选择具有很高的+EV。但是,对抗任何半活跃(semi-active)的牌手,对3bet弃牌并非一个合理的选择。

 

首先,若在真空情况下考虑问题,Hero只有拿跟注和弃牌比较,跟注的EV才是有意义的。我们将用整手牌的EV(非决策点EV)来估算。从这个角度来看,弃牌使我们损失3BB。如果我们跟注,即再投入6BB去看翻牌,我们有可能平均而言损失超过3BB吗?如果没有对手的3bet范围严重倾向坚果牌的阅读,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对抗一个来自这个位置的线性范围,比如[TT+, AQo+, AJs, KQs, ATs], Hero将有49%的胜率(底池权益)。对抗一个由[QQ+, AK, AJo, KQo, A2s-A5s, 98s-T9s]构成的两极化范围,Hero的胜率上升至53%。Hero的底池权益实现在大牌翻牌面确实有问题,但Hero具有在小牌翻牌面赚到下注的能力。QQ+只是以上两极化范围中76种组合中的18种,约23.7%。假设两人翻后技能水平相当,对抗大多数常客玩家跟注应该在真空情况下是+EV的。

 

如果我们从更基于GTO的角度来看,情况是怎样?Hero关注的焦点现在从其自身的EV转向阻止对手用一些比我们之前定义的两极化模式中诈唬牌更弱的牌有利可图地诈唬。为避免我们容易受到过度诈唬策略的伤害,像87s或A9s这样的诈唬牌一定不能生成+EV。对手用这种牌诈唬的RFE(需要的弃牌赢率)必须首先算出,然后根据其位置优势和翻后实现底池权益能力调整。

 

l  净RFE = 风险额 / (风险额 + 回报额)

l  净RFE = 5 / (5 + 1.5 + 0.75)

l  净RFE = 69%

 

在《Grinder手册》建议这个目标可能有10-15%的调整空间。这里我们将使用15%的最大调整,因为对手据说水平不错,而且对我们有位置优势。

 

调整后RFE = 54%

 

也就是说对手用87s诈唬的真正盈亏平衡点远低于他的净RFE。这个调整的估算并非数学上精确的,且取决于技能水平和和每个牌手翻后犯错的频率及严重程度,但为了我们目的,估算是必要的。明确说明我们应该对对手的RFE做多大调整是不可能的。

 

为了以一种防御性平衡的方式游戏,Hero在这里应该54%的时候对3bet弃牌。JJ在Hero率先加注范围的最好54%以内,弃牌显然是不可能的。但大多数常客玩家对于在不利位置用有上限的、脆弱的跟注范围游戏感到不适。解决方案是:不用任何牌4bet!这是正确的。在这些位置,像[AK, QQ, KK]这些为了价值的4bet牌EV减少,因为当翻前全压114BB时,这些牌的前景可能没有它们在后面位置时那么高。因此Hero的大多数强牌的作用是给其跟注范围增加韧性,给他一个和对手的线性3bet范围一样强的范围。这给了我们的位置劣势很大的帮助,而且无任何明显的坏处。

 

对抗这个3bet有个计划好的防守策略很重要。对抗一个能干的对手,对我们自己范围的意识是采用一种可靠翻后策略的关键。按照计划将用我们枪口位置率先加注范围中不到一半的部分防守,我们将通过跟注和从不4bet来防守。假设我们在枪口位置用186种组合率先加注(13.5%起手牌),我们46%的跟注范围看起来将是这样:[99+, AQo+, ATs+, QJs+]。

 

如果你进入翻后而对你在那儿的范围毫无了解,那么很可能你接下来的选择不是基于平衡原则的,而是灵魂阅读(soul read)按钮玩家诈唬频率的剥削性尝试。我避免在对抗好牌手时这么做,或者我至少知道如果避免在你完全缺乏阅读时这样做。假设我们以刚刚构建的范围,并且将它作为我们游戏JJ 的基准。当我们看到完整的策略蓝图时,我们在类似这样的困境会轻松很多。

 

我们首先在翻牌圈用范围中所有牌check。因为Hero和对手一样范围无上限,范围优势是大致相当时,但我们的位置劣势建议我们目前不要下注。我们check而对手下注6美元,现在怎么做?在不利位置使用[TT, AA]这样的价值牌范围和[QJs, KsJs, KsQs, AsJs]这样的诈唬牌范围是绝对可行的。我们的范围出现TT的频率其实高于对手的范围,你看出为什么了吗?我们的真实底牌JJ因为太弱而无法价值加注,而且这里绝对没有其他加注的理由。我们的翻牌圈跟注是可行的。

 

关于转牌圈没有多少可说的。大多数对手在他们随后check时范围将是有上限的,但我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愿做那种假设。

 

大多数牌手也从不在河牌圈做超额下注全压。每当对手的玩法展示出两种完全矛盾的行动时,我们没有任何先验理由认为哪个行动是真实的。换句话说,对手在河牌圈全压的事实使得他的转牌圈范围不太可能是有上限的。对手翻前用87s或A8s再加注(3bet)并非不可能,但这些牌没有多少组合,且可能在翻牌圈下注。我们要避免的想法是,如果对手在转牌圈是有上限的,那么他现在仍然极不可能有一手价值下注全压牌。如果我们坠入这个范围陷阱,那么我们会判断他现在必定在诈唬,而那是一个可笑的推断。

 

承认我们其实不知道他的河牌圈全压多少时候是诈唬是可行的。现在我们看到了对自己的范围无意识的问题。如果我们不确定对手的诈唬频率,那么我们必定是不平衡的。为了平衡的游戏,我们需要知道我们范围中多少百分比的部分在河牌圈跟注,以及是否我们的真实底牌在这个范围中。如果我们不清楚自己的范围,那么我们就无法知道JJ在我们范围的哪个部分。所幸的是,我们已经做了那种分析。以下是解答这手牌的剩余步骤:

 

l  对手在河牌圈诈唬的RFE(我们把它设为X)是多少?那将是我们的范围将放弃的部分。

l  JJ是否在我们翻前跟注和翻牌圈跟注范围的底端X%部分?若是,弃牌;若否,跟注。

l  对手的RFE =风险额 / (风险额 + 回报额)

l  对手的RFE = 46.23 / (46.23 + 22.75)

l  对手的RFE = 67%

 

Hero将放弃他范围的底端67%部分,而用顶端33%部分跟注。JJ在他范围的哪个位置呢?现在我们必须确定Hero在翻牌圈用哪些牌跟注。在翻牌圈平衡的思想是相似的。Hero寻求阻止对手用他范围中的最差牌有利可图地诈唬。我们在这里将以A 5为例。这个牌是否在对手的范围并不重要。

 

在翻牌圈对手的RFE是6/(6 + 10.75) = 36%。

 

拿着A 5或其他糟糕的牌,对手的再听牌胜率应该不超过2%。假设将对手的翻牌圈RFE调整到34%。Hero应该以某种方式用其范围中66%的牌防守。Hero的翻前跟注3bet范围有88种组合。这意味着他应该用58种组合在翻牌圈防守。这些牌是什么?

 

最明显的选择是高对、暗三条和顶对。[99+, ATs]总共有36种组合,那么其他20种组合是什么?加注AK后我们多了16种组合,组合数来到52。其余组合可以是诈唬加注牌,比如QJs、KSJs、KsQs、AsJs和AsQs。我们之前赞同TT和AA是价值加注牌,那么我们的跟注范围剩下哪些牌?Hero在翻牌圈的跟注范围应该是[99, JJ, QQ, KK, ATs, AK](43种组合)。

 

我们最终准备判断JJ在这个范围的顶端33%部分。Hero应该用他43种组合中的14种跟注。我们首先问自己哪些牌比JJ更适合跟注。我更愿意用KK和QQ跟注。这已经是12种更合适组合,但还有其他比JJ更好的跟注牌吗?有的。ATs比JJ好很多。这手牌阻断了AA和TT,而JJ没有。因为对手在这里的范围很可能是非常两极化的,他的价值牌必然打败ATs和JJ,因此这两手牌之间的绝对牌力细微差距并不重要。Hero在河牌圈的跟注范围应该不宽于[QQ, KK, ATs]。因此JJ是一手弃牌。

 

最终的问题是,Hero能否使用河牌圈弃牌不足(underfold)或过度弃牌(overfold)的一般性阅读。如果我必须在这两个选择中选择一个,我将过度弃牌我的范围,这是因为NL50级别的普通常客玩家不是很老练,可能使其范围偏重于价值牌而非诈唬牌,但这种阅读是非常不可靠的。但对抗不太疯狂对手的一个良好的法则是,因为对手的玩法很奇怪,而且投入了大量资金,这更可能是一个价值下注而非诈唬。很多常客玩家避免用这种惊世骇俗的玩法去诈唬。

 

以上分析是否比你最初对于这手牌的评估复杂很多?这是正常的。我不期待任何人在实战的15秒时限内做出这样的分析。我期待的是,在局后做这类分析将有助于教导正确的扑克原则和培养一种范围对战的基本意识。在实战中,我不会知道自己需要在河牌圈用14种组合跟注。我将有一种我应该在多少百分比时候跟注以及那个百分比范围是由哪些牌构成的直觉。这类局后分析的细节有助于培养这种实战中的直觉。务必多加练习。

 

我们不会对本书的每一手都做这种程度的详细分析。我想做的是变化细节,从而提供各种各样的高细节局外分析以及更适用的实战中的精简思维过程。

 

给学生的总结:打得很好。你在河牌圈弃牌是正确的。这远非你范围中最适合跟注的牌,而且对抗这个尺度的下注你往往可以弃牌。

 

扑克反水-德州扑克反水-博狗扑克反水-蜗牛扑克反水-扑克之星反水-联众扑克反水-天龙扑克反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