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扑克反水

【扑克反水】立陶宛牌手Matas Cimbolas:“我感觉自己很在状态”

Matas Cimbolas只有25岁,但线下锦标赛累积奖金已高达290万美元且线上累计奖金超过350万美元。他出生于立陶宛阿利图司,一座位于首都维尔纽斯西南方向处约90分钟车程的小城市。

Matas Cimbolas只有25岁,但线下锦标赛累积奖金已高达290万美元且线上累计奖金超过350万美元。他出生于立陶宛阿利图司,一座位于首都维尔纽斯西南方向处约90分钟车程的小城市。

立陶宛牌手Matas Cimbolas:“我感觉自己很在状态”

他于5年前斩获个人第一笔线下锦标赛奖金,并且还收获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扑克巡回赛冠军,不断的努力已让他走到了立陶宛扑克金钱榜的第二名,榜单排名第一的是圈内大名鼎鼎的Antanas ‘Tony G’ Guoga。

Cimbolas早在2014年就赢得了WPT英国站主赛冠军,奖金$313,327。年纪轻轻的他在2019年初就一举拿下了个人扑克生涯截止目前的最高两笔奖金:WPT L.A.扑克经典赛$10,000主赛(546人次报名)亚军(奖金$646,930)和partypoker LIVE MILLIONS南美站$10,000主赛(439人次报名)季军(奖金$571,504)。2019年截止目前Cimbolas的累积奖金超过120万美元。

下面是某外媒记者对Cimbolas的采访内容。

能稍微谈谈你作为一名扑克玩家的背景吗?你是怎么开始打牌的?

《深夜德州》开始播的时候我就开始和朋友打牌了。最开始我们只是纯粹的打打牌,偶尔会玩一点小钱。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打线上免费赛事,随后奋战180人的坐满就玩,然后是卫星赛和现金局,我的扑克生涯就是这样开始的。开始的时候我什么牌都打,但进入大学校园后我就开始变得认真起来。我遇到了一位优秀的扑克玩家,当时我们的水平都差不多,并且彼此都有着同样的目标。

所以我们一起努力一起学习。我们都将打牌放在学业之上,但大一结束后我发现自己无法兼容这两者,所以我选择了休学一年。一年后,我搬去了伦敦追逐自己的扑克梦,在那里我可以打更多的线下,也是从住在伦敦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扑克生涯一年比一年有起色。

你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除了玩牌你还玩其他策略性的游戏吗?

读书的时候我有坚持下3年的国际象棋,应该是在十三四岁的样子。我只想训练自己的脑力。我知道自己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但我喜欢思考,喜欢通过自己的研究去发现事物的不同。

立陶宛牌手Matas Cimbolas:“我感觉自己很在状态”

能谈谈立陶宛的扑克业吗?亲朋好友是如何看待扑克这个行业的?

在立陶宛,打牌相关的东西在开始是非常糟糕的。我父母认为这个行业就是黑手党的地下牌局,就和电影里面的一样。其他人也差不多,都不太看好这个行业。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告诉他们我在打牌,我只是告诉他们我在电脑上工作。在我取的第一次重大成绩后,我不再隐藏自己的职业,我也彻底的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怎么看。

开始的时候情况真的很糟糕。幸运的是,我们有扑克先锋Tony G做表率。他真的带动了立陶宛的扑克群体。大家通过电视都知道有打牌这个职业,而且他是立陶宛人,所有人都以他为榜样。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带动了立陶宛扑克业的发展。

你上面说自己休学了一年,那个时候你就有考虑要成为一名全职扑克牌手吗?

是的。我和我朋友都为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如果在那一年我们各自的收入在$50,000-$100,000之间,那么我们就辍学打牌。早期的时候我们牌绩都相当的不错。他一场Big $55就获得了$50,000奖金,这对当时的我俩来说是一笔巨款,他直接选择辍学了。而我还在慢慢的熬,我对自己的计划就是打完这一年。

如今作为一名扑克牌手,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我主要还是以打锦标赛为主。我会打一点现金局,但总感觉还不够。我还是会搞一些投资,但不会像之前那么多,我仍会投资一些人。我出差打线下扑克,也打线上,还要完成一些训练。如今算是处在一个比较健康的状态。我只想指出自己的钱投到哪里去了,以及我的生活开销。

立陶宛牌手Matas Cimbolas:“我感觉自己很在状态”

2019年截止目前,你已收获了个人扑克生涯的两大牌绩,而且都是在$10,000买入的主赛中。你认为你的成功都归功于什么?

我感觉我很在状态。我打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准,很自信,很专注。其实当时我并不确定自己要出差去打L.A.扑克经典赛,一是因为税问题,二是因为我不想离开未婚妻Greta,足足10天啊。但我当时感觉自己在这场比赛中会有好的表现。我告诉她,‘我会赢得这场。’最终我是比赛的第二名。在打这场锦标赛之前我就开始对自己进行一些心理暗示,告诉自己必须挺到后期,自己也慢慢看到了效果。所以,这是一系列事情综合的结果。

最终你打入了比赛的决胜桌,筹码量仅位于筹码王Darren Elias之后,他是WPT冠军头衔最多的玩家。对于这样的决胜桌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首先,我为自己的表现感到高兴。决胜桌阵容相当强大。当然Darren Elias领跑整个决胜桌,但遗憾的是他是比赛季军。我进入单挑环节时筹码量是对手的三分之一,但我并不感到气馁,因为我有丰富的赛事经验。

所以在单挑环节相比较David Baker你是处在劣势的,他和你一般的锦标赛对手似乎有点不一样。他是一名实实在在的线下混合现金局玩家。能分享一些和他打牌过程中有意思的牌局吗?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为牌疯狂的人。在决胜桌,他时而激进,时而狡猾,时而强劲凶猛。他的路子难以预料。有一手牌,他河牌圈诈唬逼迫我弃掉三条K让我感觉很有意思。

(大致情况:Baker手持同花6d-5d在小盲位平跟75,000。Cimbolas以底牌Ks-10s加注至275,000。Baker跟注,翻牌Kh-Qs-5h。Baker过牌,Cimbolas下注375,000。Baker跟注。转牌Kd,Baker下注550,000。Cimbolas跟注。河牌Ac,Baker过牌。Cimbolas下注900,000 ,Baker过牌加注至2,400,000。Cimbolas弃牌。)

很多人不会在这样的牌况下诈唬。河牌圈他过牌加注,我认为他是有牌的,我认为他不会诈唬,我一直都认为他的底牌可能是K-Q或K-5。

我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偷鸡,我感觉这是我的失误。在和朋友说到这手牌的时候,他们都说,‘你难道不知道David Baker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吗?他没有路数的。’面对他,我只以为他是个激进且狡猾的牌手,谁知道我还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牌手,高手在河牌圈诈唬都是家常便饭。

这场赛事后你去了巴西打比赛,并且获得了主赛的季军,之前你有去过南美打比赛吗?

那是我第一次去南美。我真的很喜欢巴西里约。我的计划就是参加$10,000主赛的同时顺便逛逛巴西。

那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好赛事,好对手。partypoker巡回赛有个活动,只要你参加完他们的每一站赛事,就可以获得一张£10,000参赛圈。我想这个活动一定会吸引无数优秀玩家。我最开始不打算参加这场比赛是由于税务原因,但当听到他们有这个活动的时候,我就来劲了,再加上自己也想来巴西看看。我在比赛中的表现有点超乎寻常。LAPC后我并没有奢望自己要打入另一场大型赛事的深码环节。

立陶宛牌手Matas Cimbolas:“我感觉自己很在状态”

刚取得好成绩后是不是很难集中注意力?我感觉这挺难的,但你似乎不是,你接二连三的取得突破性的成绩。

我一直都以一个放松的姿态去打牌,我只要求自己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就可以了。毫无压力的交到一些朋友让我很开心。但当比赛进入到第三天的时候,我会开始让自己进入到严肃状态。实际上,赛事后期环节真的很有压力,还有很多特别困难的牌局。我记得和好朋友每天打完10个小时的牌后都异常疲惫。

这两场大型赛事后,你在Card Player扑克玩家排行榜的名次是第五名。类似于这样的排名于你而言算是有意义吗?

当然,这意味着一些东西。我是一个特别要强的人,所以我想脱引而出。另一方面,有时候我感觉这太过了。打了这么多比赛,自己也愈发成熟了,我不想被排行榜捆绑。有时候我就在想这两场比赛后自己是不是该更加努力。有个这么好的开头意味着自己可以有个更高的名次。但后来我感觉自己不应该这样,不应该为了排名逼迫自己打比赛,为此你需要不断出差,你会有很大压力,你不会快乐的。

在我生命的这个阶段,我特别注重我的幸福感。这个月我就满26周岁了,算算自己的牌龄已有7年了,我感觉自己在牌路上开始趋于成熟了。追逐排行榜是需要牺牲你的时间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对等的。

一周7天,每天24小时的出差打牌生活不会让我开心的。成为年度最佳牌手不是我的梦想。在我看来最厉害的事无非是平衡好生活中的一切,尽可能争取一个高的名次,与此同时还能保持一个好心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扑克反水|德州扑克反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ukefanshui.com/puke/2227.html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